作者 | 四月

  编辑 | 四月/猪哥

  北京冬奥会的所有赛事已经结束了,中国队取得了9金4银2铜的历史最佳战绩,奖牌榜上排名第三,在前十的一众欧洲冰雪强国中分外瞩目,鼓掌!!!

  最后的狂欢——20号周末晚上的闭幕式也结束了,张emo导演为我们奉上了一场中国式的浪漫道别。

  《折柳寄情》搭配BGM《送别》↑

  冰墩墩下班了,可我们周一还得上班;

  冬奥结束了,可我还在为抢冰墩墩而奋战;

  上班路上,走着走着就想滑一下;

  看到拖把,总想拿起来扫几下;

  ……

  如果出现这些症状,那么你极有可能患上了——

  “冬奥后遗症”。

  01

  不能光明正大摸鱼

  丧失了上班的动力

  冬奥会如火如荼之时,恰逢打工人返工,但2022年的返工和往常不同:

  冬奥,让返工有期待,让摸鱼合理化。

  上班第一件事是看今日赛程,掐好时间打开直播,电脑小窗播放冬奥比赛:

  比赛揪心时眉头紧锁、胜利时长呼一口气,假装是为工作操碎了心的样子。

  想为胜利呐喊,只能克制,面无表情地在摸鱼群里啊啊啊啊啊;

  如果被发现摸鱼,也可以用“关心国家大事”“为中国健儿加油”等理由搪塞;

  如果刚好是互联网打工人,看冬奥=“追热点”、“找选题”、“跟进冬奥项目”。

  “劳逸结合”的摸鱼时光,有效治愈了打工人的“节后综合征”。

  然而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,冬奥结束,意味着打工人又少了一大乐子↓

  学生党没有了偷懒的借口↓

  犹如参加了一场彻夜party,眼睛一闭一睁,迎接你的不是持续的快乐,而是狂欢之后的空虚,以及上班的闹钟。

  身在公司,心在冰场。脑子里全是是谷爱凌、苏翊鸣、任子威、武大靖……

  于是,抓心挠肝想看他们的人,开始掘地三尺找物料。

  02

  不好意思,我爬墙了

  都说追星女孩最是无情,昨天还在对着自己爱豆说“妈妈爱你”,冬奥一开始就迅速抛弃自担,跨界爱上竞技体育运动员。

  冬奥期间哪些运动员最吸粉?

  来自新浪新闻《图数室》栏目↑

  谷爱凌喜提第一,粗略统计,从2月1日-20日,谷爱凌大约上了273个热搜!

  无他,优秀的人值得一粉:两金一银的战绩、逆风翻盘的稳定心态、考上斯坦福的学霸、上杂志封面的时尚宠儿、又美又飒肯努力三观正……

  网友忍不住激情写诗:“山不在高,有苏翊鸣;水不在深,有谷爱凌。”

  到了苏翊鸣这里,画风却逐渐跑偏。

  粉上苏翊鸣的初衷是因为他在冬奥会上的出色表现,但让人真正入坑的是童星出身的小鸣酱文体两开花。粉丝纷纷从“竞人”变为“剧粉”。(指路:任何人不来看苏翊鸣小时候的采访,我都会伤心OK?

  喜剧人天份有,比如↓

  电视剧《生逢灿烂的日子》↑

  采访物料有,从奥运冠军化身“真香哥”↓

  “竹马”物料有,跟谷爱凌梦幻联动↓

  表情包创作有,比如经典的嗑CP专用↓

  一洛阳铲挖下去,什么都能挖出来。

  让人上头的不止他们,短道速滑的一众成员绝对占据一席之地。下到队员上到教练,粉不了吃亏粉不了上当。

  中国短道速滑队“团粉”有↓

  武大靖帅,任子威帅,剪了头的小儿子李文龙也很帅,一双追星的手忙不过来。

  粉丝的进度条真的很快——

  粉丝群已经加了。

  各种关系各种历史已经搞懂了。

  往年比赛也补得差不多了。

  冬奥赛场外的短道成员也都打包粉上了:已加入中国籍的林孝埈、到处要冰墩墩的韩天宇、在选拔赛上被林孝埈“针对”的陈德全(科普:平昌冬奥短道速滑接力林孝埈在超陈德全的时候摔倒了,于是在北京冬奥选拔赛上,只要林孝埈和陈德全同组,就跟打了鸡血似的,必须要超在陈德全前面)……

  还有场外解说的王濛。

  濛主冬奥四金的辉煌历史、风趣幽默的东北话、专业又接地气的解说、声情并茂的神态,为我们贡献了一大波表情包。

  即使冬奥结束,他们的动向依旧是我们最关注的——

  濛主真的被焊死在解说席上了↓

  各位短道队员开始在社交平台上整活儿了↓

  安教练合约到期返回韩国了↓

  谷爱凌要入学斯坦福了,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参加滑雪比赛↓

  苏翊鸣更卷了,早八都嫌晚?

  羽生结弦暂时不会考虑退役,还会继续滑下去,继续挑战4A↓

  ……

  追星女孩的日常从追舞台追剧变成追赛事。

  “不就是四年嘛,米兰冬奥会,我的男孩女孩们再见。”

  03

  走着走着就想滑一下

  不如直接相约冰雪场

  自从投入观看冬奥比赛之后,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潜移默化地受到了影响。

  粉上一个人,感觉看谁都像你↓

  看完短道速滑,对一些特殊词汇十分敏感↓

  开车走在路上总想超车↓

  被东北话带偏,脑子里的大碴子味嗡嗡der↓

  赛场间隙,豆包姐吃豆包,谷爱凌吃韭菜盒子,你也不自觉想尝尝↓

  喜欢一些升国旗奏国歌的画面,仪式感拉满↓

  不仅如此,还跃跃欲试总想实践一把——

  看到光滑的地面,就想滑一下↓

  想上冰场,谁还没个夺冠梦,是真的梦↓

  没有条件,创造条件要上。

  一个冰壶一万二?买不起没关系,家庭版冰壶来了,锅碗瓢盆拖把齐上阵,工具之多,只有你想不到↓

  人菜瘾大?现实中摔屁股蹲,游戏里一骑绝尘↓

  附近没冰场?没有关系,室内运动也能过一下干瘾↓

  有条件,就更要上了。

  场地难约一滑难求,也不能击退全民滑雪的热情。

  “三亿人上冰雪”的口号不是说说而已,北京冬奥会以来,整个朋友圈只有两种人,一种是求着约滑雪的,一种是晒滑雪照的。

  据国家体育总局发布的《“带动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”统计调查报告》,自2015年成功申办冬奥会以来,全国参与冰雪运动的人数达到了3.46亿,其中18-30岁的年轻人占比达到了37.27%。

  冬奥会结束了,但冰雪运动才刚开始。

  依依不舍的人们,亲身参与冰雪运动,或许是留住这段热血时光最好的方式了吧。

点击进入专题:

冲浪词条 2022年北京冬奥会

特别声明: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。如有关于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。

权利保护声明页/Notice to Right Holders
我要反馈

Author